崔洪建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

我是国研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关于疫情下欧洲各国的关系走向,问吧!

3月11日,WHO宣布新冠肺炎已具有大流行特征。青海福彩网_[官网首页]在欧洲,除了意大利全面爆发,确诊破1.2万,法国、西班牙、德国三国合计确诊也已近6000,形势不容乐观。然而根据各国表现,似乎只想“自扫门前雪”。瑞士采购的十万只口罩遭德国拦截,法国又“砍掉”了英国的口罩订单,就连大洋彼岸的美国,也对欧洲推出为期30天的旅行禁令。
疫情当下,各国友谊的小船,当真说翻就翻?根据目前情况,欧洲有可能联合抗疫吗?中国向意大利派出专家团,对两国关系又有何影响?我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关于疫情下欧洲各国的国际关系走向,欢迎向我提问!
15k
焦点 2020-03-12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8个回复 共5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崔洪建 2020-03-14

你好。青海福彩网_[官网首页]这两天这个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为了忠实于原意,我特意去查找了信息源。青海福彩网_[官网首页]它的最早出处是英国政府在召开应对疫情的紧急会后,英国首相约翰逊公开表态认为,英国目前的疫情已经出现扩散,政府的应对策略从遏制转向减缓扩散,为此提出的应对措施包括:加强对高龄人群的护理和治疗,有咳嗽和发烧症状的在家自我隔离一周,建议不组织学生出游但不关闭学校、不禁止大型聚会,因为“科学建议是这些更严厉措施会造成更大损害”。英国政府采取这种在我们看来近乎“无所作为”的措施,很快就在它国内受到了质疑和批评,认为英国应该采取意大利那样的严厉措施。但英国政府的卫生顾问认为,政府采取这些措施的依据和逻辑是:1.尽管现在英国只有600例左右确诊病例但实际感染人数已经在5000到10000人之间,而且英国疫情的高峰期还要两到三个月才能到来,这就意味着在这段时间内英国的确诊人数还会不断上升。2.根据英国目前的财政和医疗条件,如果采取大规模更严厉的措施,会导致短期内确诊人数急剧上升、救治条件跟不上的问题。3。因此这位顾问认为英国政府的策略是让英国人在难以避免大规模感染的情况下(60%-70%感染率),多数人尤其是年纪较轻、无基础病症的能通过感染—治疗或自愈获得抗体,也就是所说的“群体免疫”,同时等待疫苗的出现来应对剩下的病例。简单来说,这位顾问推测的结论就是,英国想用拖延高峰期到来的办法避免出现医疗挤兑的现象,同时寄希望于人体自生抗体和疫苗来最终克服病毒。另外德国和其他一些欧洲国家也正在采取相似的应对思路。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9个回答

崔洪建 2020-03-16

谢谢你的问题。首先不大同意用“投降”这个概念,因为如果将英国和瑞典两国完整的防疫方案看一下,就可以知道说它们“投降”有些言过其实,只不过它们的应对和咱们的的确不一样。比如瑞典最被人诟病的是“不再对轻症和疑似患者进行检测”,它这么做的主要理由有两个:一是认为病毒携带者溯源难以进行,与其投入大量资源去全面覆盖,不如集中精力先保住重症患者和老年人;二是避免由于大量人群聚集检测造成交叉感染。所以瑞典要求有疑似症状或者年轻的轻症患者在家隔离,一旦病情加重是可以获得比较有保障的治疗。再看英国这边,其实采取的措施和瑞典的相似,只不过它更被人嫌弃的是那个“群体免疫”的说法,就像一些媒体说的那样,有“把人当小白鼠做实验”的嫌疑,而且据此推算出来的50万甚至更多人的死亡也着实让人触目惊心。但出于对英国政府行为的观察,这样说和这样做之间还是会有一些距离,而且英国对策的核心不是真地打算牺牲掉这么多人来换取一个“群体免疫”,它的主要目的还是避免医疗挤兑、尽量延长从现在到高峰期之间的时间,来为特效药和疫苗开发争取时间,同时也保留了采取进一步行动的空间。按多数欧洲国家的对策,目前处于难以控制的第二阶段,还不能把各种手段都用足,但要为第三阶段也就是失控阶段的到来做好准备,所以要尽量延长第二阶段来筹备物资。一旦到了第三阶段,其他措施包括“封城”、“封国”等也是会采用的。当然,面对全新的病毒和疫情,无人能确保欧洲国家的对策就是正确的,就像面对一个不知深浅、套路的敌人,它们只能边打边学边调整。就像咱们国内也是在经历了武汉和湖北早期防疫的惨痛教训后才逐渐摸索出了一些适合国情的经验和对策。现在欧洲无法是在重复这个过程,而且从它们的体制出发,还没有办法照搬咱们的模式。
至于一旦欧洲国家防疫对策失误、医疗体系支撑不了并造成过高死亡,对整个体制肯定会产生巨大冲击,首先就是政府信誉破产,会出现反政府的声音甚至行动;其次是经济衰退,这也会造成社会动荡并动摇国家体制。如果这些情况是在少数国家尤其是体量较小的国家出现,那么一些大国比如德法和富国还能够推动欧盟发挥一些作用,比如提供医疗帮助和资金支持等。但如果这些情况发生在大国、富国,那么欧盟能发挥的作用就不大了,因为欧盟的人力物力很大程度上就是由这些大国富国支撑着的。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崔洪建 2020-03-20

欧盟各国经济实力和医疗条件是它们应对疫情的基础条件,会直接影响到各自的对策和效果。一般来说,经济实力强的国家在医疗上投入多,条件也较好,比如德国经济是欧盟老大,它的医疗条件也是名列前茅,这样德国在应对疫情时的底气就更大、能使用的手段就越多。相反,一些中东欧国家经济水平较低,医疗条件和公共卫生就相对差一些。经济和医疗好一些的国家对疫情往往采取比较阶段性的应对,英法德三国都是很清楚的三阶段措施(阻断、延缓和止损),一些条件差的国家反而是一开始就采取最严厉的封 闭措施。意大利的情况相对特殊,它虽然是欧盟第三大经济体,但近年来财政状况一直不好,而且老龄化程度高(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接近24%,居世界第二位)对医疗资源的占用,所以在疫情一开始也采取了比较严厉的措施。从现在的疫情进展来看,几个大国(包括瑞士)是欧洲的经济、文化中心,人口密度高、人员往来多,采取严厉措施的难度和成本大,疫情的发生和传播就快。相反其他一些国家人口密度小、流动少,采取严厉措施的难度和成本就相对小。经济实力和整体医疗条件并不足以反映出各国应对疫情的能力,还要考验政府的判断和决策能力、早期预警能力、社会对政府的响应程度,即便在医疗条件上也要看应对疫情的专门能力(基础设备、重症床位等)而不仅仅看它的整体水平。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崔洪建 2020-03-20

近几年来欧盟命运多舛,英国脱欧已经让欧盟经受了信心危机,现在的疫情肆虐也成为对欧盟的另一次沉重打击和考验。在应对疫情上,欧盟处于比较尴尬和无力的位置:一是由于现在很多权力包括公共卫生应急都还由成员国掌握,因此欧盟无法在第一时间作为一个整体作出反应。二是欧盟存在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通过确保成员国之间的边境开放和人员流动来体现其价值,因此它不会轻易放任各国为应对疫情而关闭边界,这样一定程度上就会削弱各国防疫的效果。三是在成员国根据各自的判断作出反应后,又会因为措施力度不同、执行情况各异而出现效果有好有坏的情况,这时就会有针对欧盟的批评,这其中既有各自理由,也有一些国家向欧盟“甩锅”的问题。四是随着疫情在多数欧洲国家扩散,欧盟发挥的作用会增强,比如提供资金支持、协调医疗物资等。但在具体过程中也会面对资金和物资如何分配的问题。如果疫情进一步发展,各国都难以独立应对时,会更多在欧盟层面想办法,但要一碗水端平,欧盟还得费一番脑筋。
所说的“欧洲整体联合”不知道具体何指?现在整个欧洲有48个国家,也就是说在欧盟27国外还有21个国家,其中包括俄罗斯、乌克兰、一些北欧国家和中东欧国家,地理范围要大得多。但这个更大的欧洲矛盾也更大,比如俄罗斯和乌克兰现在还因为克里米亚问题处于半敌对状态,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也还没有取消。所以在共同防疫问题上,如果一个相对团结的欧盟都不能发挥作用,那么一个更大但更不团结的欧洲就更指望不上了。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崔洪建 2020-03-20

关于留学生回国防疫的问题有不同的看法,而且随着情绪渲染渐渐还出现了对立。我觉得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首先要看留学生所在国家的疫情和安全情况。如果疫情并不严重而且国家防疫能力比较强,长途跋涉的必要性不大。比如德国,尽管它的确诊率已经过万,但目前死亡率只有不到1%,是全世界最低的。当然在意大利、伊朗这样的重灾区,如果对当地防疫能力没有信心,可以把回国作为一个选项。其次要看回国是否有必要性。有些在国外中小学的留学生,考虑到自理能力的问题,回国的必要性比较大;进入大学而且在当地居留没有问题的回国的必要性不大。第三还要看回国途中的安全性。现在多国停航减班,从国外回来多次中转、颠簸不断,在回国途中被感染的概率并不低。还有,对于一个成年学生,是否回国应该基于自己对所在国家疫情、防疫措施和自身处事能力的综合判断,可以把这个作为自己是否能够独立思考和判断的一次检验,不应仅仅根据家人、朋友或者道听途说的消息来做决定。最后,政府应该执政为民,但民众也应该为国分忧。现在国家仍然面临着防疫的繁重任务,接下来的经济恢复也需要花大力气。在这样一个千头万绪的时刻,如果每一位留学生都能照顾好自己,而不是一心指望由国家来负担是不是更能体现出年轻人的朝气和担当?如果说国就是家,那么在享受家的温暖时是不是应该随时准备为这个家多担些风雨?如果能做到这些,这样的青年人是不是可以更自豪地成为国家“未来发展的重要力量”?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57

您好!魏碑书风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一般来时,我们把北魏的碑刻及造像记统称为“魏碑”,有时也可涵盖部分十六国和东魏、西魏、北齐、北周的碑刻。魏碑风格十分多样,笼统而言,可以从时间上分成两块:平城时期和洛阳时期。两者以孝文帝拓跋宏主持迁都洛阳(公元494)为分界。
整体来看,平城时期的碑刻结字更为奇古,因为上距汉魏不远,字形中隶书的孑遗还很多,典型者如《嵩高灵庙碑》《皇帝南巡之颂》《司马金龙妻钦文姬辰墓志》等,碑与碑之间风格差异较大。而迁洛之后,孝文帝力主汉化,书法也向南朝靠拢,风格渐趋统一,变得秀劲峻拔,这一时期典型的作品就有您举出的《张猛龙碑》《杨大眼造像记》,以及《张黑女碑》、一众元氏墓志等等。这是就整个社会的书写风格而言。
然而,即便洛阳时期的碑刻较之平城时期规整不少,但相比隋唐碑刻仍然堪称“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我想在这当中,刻工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刻工水平的差异,直接决定了从墨迹书写过渡到碑刻过程中,字体发生形变的多少。这一点在佛教造像记中体现的最明显。《杨大眼》属于著名的“龙门二十品”之一,二十品中有19处位于龙门石窟古阳洞内,它们的刻制时间或有先后,但彼此风格之大相径庭令人惊叹。这是因为佛教造像记往往直接由工匠书丹,有的甚至直接跳过书丹环节,取刀便刻。对人手而言,运刀的不可控性自然大于运笔,再加上石质的差异,最终呈现的效果必定是千姿百态。而像《张猛龙》这类巨大的石碑,它的刻制是相对成熟的,其风格在魏碑中并算不上“奇”,只是清代以来曝光度比较高而已。风格最统一的便是诸方皇家墓志,如《元倪》《元晖》《元淑》《司马显姿》《高湛》等,它们之所以风格接近,且大多端庄秀丽,便是因为身份高贵,书丹、刻制皆良工故也。
顺带一提,魏碑同时的书写习惯我们已经不难了解,可以参看《高昌墓表》(紫禁城出版社,2010),以及大同、洛阳等地出土的漆画题记。若资料零散难以找到,不妨购置一册已故的殷宪先生所著《北魏平城书迹》(文物出版社,2017),则可对经典碑刻之外的北魏书法拥有全面认识。
以上,谨供参考。

28

太平天国运动虽然有力的冲击了清朝封建政权在江西的统治势力,但是太平军与清军在江西各州县长时间的交战,其战火硝烟给江西社会和民众带来了严重的灾难和损失,而而清朝中央政府为了镇压这场运动,也采取了种种措施,其对江西近代经济产生了一定的破坏和影响。
首先表现在农业生产方面,北宋时期,江西的漕粮数量占全国总量的1/4,清雍正时期,在其谕旨中也曾出现“广东之米,取给于广西、江西、湖广”的描述,但是据江西各地的府县地方志记载,清军与太平军在江西交战,对当时的乡村破坏非常严重,人口死伤较多,田园荒废。而当时,湘军集团为了筹措军费,采取“筹饷以江西为本”的政策,使得当地农民陷入了极端的贫困。战争之后,由于沉重的赋税又是农民,得不到休养生息,几乎丧失了恢复发展农业生产力的机会和能力,曾有“鱼米之”乡鄱阳湖平原,在太平天国运动结束后,呈现出一片萧条景象。
其次,太平天国运动还阻碍了江西商品经济的发展。在中国封建社会的末期,江西形成了樟树、吴城等重要的工商业市镇,由于江西处在大运河——长江——赣江——大庾岭——珠江,这一古代社会的南北黄金水道之上,明清两代商业贸易,还是相对比较繁荣的。但是无论是太平天国运动时期,太平军在江西的巨额军费征收,还是还是恢复统治秩序后清政府厘金等税赋的征收,使货不能畅其流,从而抑制了江西的商业资本发展,削弱了民间工商业的发展后劲,从而阻碍了江西经济的发展。
简而言之,太平天国运动是近代江西走向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